首页 女生 幻想言情 首辅娇娘

第2卷 VIP 1007 宠上天了(顾娇VS教父番,非古言,慎入)

首辅娇娘 偏方方 9407 2021-11-18 13:20

  与顾娇约会的学长叫时也,今年十七,只比顾娇大两岁,是一中的校草兼学霸,家境优渥,篮球打得也不错,追他的女孩子很多。

  可他唯独被独来独往的顾娇吸引。

  别人都说顾娇很奇怪,总给人一种无法接近的冰冷感,被她凉飕飕地看上一眼,能毛骨悚然好几天。

  然而在他看来,这样的女孩子才足够特别。

  “这里晚上有篝火晚会,我订了房间……你放心!是两间!”时也有些害羞地挠了挠头,“当然,你要是不想住在这边,我就早点送你回去。”

  “不用,我想看篝火晚会。”顾娇看向他,弯了弯唇角,“长这么大,第一次有人邀请我出来玩。”

  时也被她的笑迷了眼。

  平日里总是一副冷冰冰的样子,笑起来竟比三月的春景更明艳动人。

  时也忙道:“你、你喜欢的话,我天天都能带你出来玩!”

  顾娇朝他伸出手。

  时也一怔。

  啊,这个,这,就要牵手了吗?

  他激动得喉头滑动了一下,手心冒了汗,在衣服上不着痕迹地蹭了蹭,正要去牵她的手,就听得她说道:“门卡。”

  时也尴尬死了,赶忙将手抽回来,掏出一张门卡递给她:“是海景房,景观最好的那间。”

  其实不是的。

  景观最好的总统套房不是有钱就能订到的,不过他订的这两间也十分不错就是了。

  顾娇拿上门卡,去了709号房间。

  当她拉开背包准备换上自己精心准备的泳衣时,瞬间傻眼了。

  她将一团花花绿绿丑到哭的布料举了起来:“我的比基尼呢!怎么变成连体泳衣了?还带这么长的裙边!!!”

  谁动了她的包包!

  好气哦!

  这么保守又老旧的款式,一看就是教父的风格。

  他自己穿衣裳,连领口最上面那颗扣子都一定会系上。

  “什么嘛?比基尼都不许人家穿。”

  顾娇嘀咕着,忽然脑海中灵光一闪,拨通了前台的电话:“我要一套比基尼!”

  电话里传来前台小姐温柔的声音:“抱歉,这位女士,我们酒店的比基尼卖完了。”

  顾娇望了望人际稀少的沙滩:“我也没看见几个客人啊,怎么就卖完了?”

  前台小姐讪讪地看着面前穿黑风衣、戴墨迹、一脸冷肃之气的年轻男人,捂住话筒小声道:“就、就是卖完了。”

  还是被这个帅哥一人承包的。

  长得人模狗样,没想到是个大变态!

  前台小姐挂断了电话,干笑一声,递上房卡:“衣裳……稍后送去您房间。”

  教父拿上房卡,头也不回地走了。

  蓝牙耳机里传来助理的声音:“计划有变,他晚上才会到,要不要我帮你订个房间?”

  教父淡道:“不用,已经定了。”

  “诶?”电话另一头,助理难以置信地看着自己的手机,有那么一瞬他怀疑自己拨错号码了。

  这位爷最不喜欢在外头过夜了,他竟然自己给自己定了个房?

  他难道提前知道计划有变?

  他张了张嘴:“那个……”

  教父挂断了电话。

  ……

  顾娇最终只能一脸嫌弃地穿上了又丑又土的杀猪色荷花边连体泳衣。

  当正在喝饮料的时也在沙滩上看见她这副装扮时,险些没一口把自己呛死!

  这、这确定不是偷了他奶奶的泳衣吗?

  只看泳衣差点以为他奶奶过来逮他约会了!

  不过顾娇到底底子好,十五岁的少女身材纤秾合度,该发育的地方发育得极好,不该长肉的地方愣是没有一分赘肉。

  凹凸有致,腰肢细到不堪一握,一双细腿又长又直。

  雪白的肌肤宛若凝脂美玉,右脚的脚踝出有一个堕落天使的刺青,越发衬得她一双腿白到发光。

  学生当然不能纹身了,这个是贴上去的。

  时也的眼睛都看直了。

  正对着海滩的总统套房中,教父戴着墨镜站在阳光满天的阳台上,一只手插进裤兜,另一只手端着一杯红酒,目光危险地望着某个不知死活的小丫头。

  顾娇穿着最土的衣裳,也挡不住她肤白貌美,不仅时也被她迷得神魂颠倒,还来了不少搭讪的。

  顾娇没功夫理会他们,她要冲浪。

  她第一次玩,时也手把手地教她。

  少男少女,充满了青春的气息与恋爱酸腐气。

  “碍眼。”教父喝着红酒说。

  蓝牙耳机里,助理懵逼的声音传来:“什么碍眼?”

  教父盯着那个笑得前俯后仰的小丫头,淡淡说道:“没什么。”

  顾娇学什么都快,冲浪也不例外,一个小时过后,她就比时也玩得厉害了。

  时也累到不行,抱着自己的冲浪板来到沙滩上,气喘吁吁地望着乐此不疲的顾娇,她兴奋得像只小麻雀,仿佛有用不完的精力似的。

  真好,真可爱。

  时也坐在沙滩上,双手撑住身后的沙子,微笑着看着他的女孩,只觉这一刻无比满足。

  顾娇玩到天黑,肚子饿了才意犹未尽地收了冲浪板。

  二人回酒店换了衣裳。

  时也预定了烧烤摊,那里已坐了不少客人,烤肉与孜然的香气弥漫了整个小广场。

  时也让顾娇坐着,他自己跑前跑后,拿食材、架炉子。

  自幼含着金汤匙出生的时家小少爷,头一回如此殷勤地对待一个女孩子。

  他在家里练习过,烤出来的味道不赖。

  顾娇说道:“蜂蜜蜂蜜,我喜欢吃甜的。”

  可是教父都不让她多吃,说会坏牙齿。

  “好。”时也顶着满脸黑灰,往烤串上刷了一层晶莹剔透的蜂蜜。

  “好吃吗?”时也问她。

  顾娇撸串,小嘴儿很忙,小仓鼠似的点了点头。

  时也开心地笑了。

  另一边,教父准备行动了。

  今晚的任务是拦截一批货物,之所以只评定为E级,是因为对方的来头不算大,武装力量不强。

  按照最初得到的情报,本该在人烟稀少的下午进行行动,可对方姗姗来迟,眼下海滩一带人流倍增,实在是有些棘手。

  更棘手的是,组织的情报有误,不是十斤货物,是五十斤,并且被另一巨头接管了。

  事情麻烦了。

  教父自屋顶吊着飞索一跃而下,来到交易的房间,手举消音枪,一枪一个,撂倒了一大片。

  而就在此时,两个刚从外面回来的同伙推开了房门。

  二人一眼看见地上的尸体,唰的合上门,转身潜逃!

  “他们身上还有货吗?”教父冷冷地问跪在地上的金主。

  金主战战兢兢地点头。

  教父一边警惕地拉开房门,一边将消音枪插回了腰间的枪套,以风衣遮掩住。

  此时,顾娇刚与时也吃完烧烤去了小吃亭,时也给她买了一个冰淇淋。

  她低头舔了一口,蘸了一嘴的奶油。

  时也笑了,伸手去给她擦嘴,她却忽然转过头,望着黑夜中一闪而过的身影:“教父?”

  “什么?”时也没听明白,还当她是在故意躲避自己的触碰,他忙去摸裤兜,讪讪递出一张纸巾。

  顾娇没接,她把冰淇淋往他手里一塞,走掉了!

  “顾娇!顾娇!”

  时也叫了两声没叫住,抓着冰淇淋追了上去。

  顾娇没追上教父,倒是一转头,看见一个穿银色西装的男人用刀架着时也自一旁的花坛后走了出来。

  时也只是一个普通的高中生,遇到这种情况难免就露出了几分惊恐。

  可令时也感到震惊的是,顾娇的眼底一片冷静。

  西装男子大喝道:“别动!不许过来!否则我杀了他!”

  顾娇的气场突然就变了,她周身开始散发出一股令人不寒而栗的杀气:“放了他。”

  西装男子的眼神闪了闪,刀刃抵上时也的脖子,直接割出了一道血迹,低声喝道:“不许出声,否则杀了你!”

  可时也没有听他的话,时也忍住内心的害怕,颤抖着喊道:“当心你后面!”

  没人看清顾娇是怎么做到的,她一个转身,手中的尖刺刺穿了偷袭之人的喉咙!

  鲜血飞溅了她一脸!

  那人不可置信地倒在地上,死也没将惊恐的双眼合上。

  顾娇一脚将他的手枪踢了起来,稳稳地拿在手上,转过身来,对着西装男子的大腿就是一枪!

  这枪也是装了消音器的,声音不大。

  顾娇本想爆他的头,可为了不吓到时也,她选择了打大腿。

  那人痛得放开时也倒在了地上。

  他又赶忙去拔枪,被顾娇一枪击碎了右手腕。

  确定他没了反抗能力,顾娇来到时也面前,看着他脖子上的血迹,眉头一皱,探出指尖。

  时也下意识地往后一躲。

  顾娇的手僵在半空。

  顾娇歪着头,怔怔地看着他,不明白他在害怕什么。

  时也惊恐地看了看顾娇,又看看手中已经化了一半的冰淇淋。

  他豁出命也想保护她的。

  可他也被她吓到了……

  她怎么可以……她怎么可以……

  顾娇读不懂他的情绪,认真地想了想,用枪指着地上的西装男子:“你是怕他再伤害你吗?那我杀了他。”

  “住手!”时也怒吼。

  顾娇愣愣地抬起头,望进他情绪激动下狠狠发红的眼眶,不解道:“你,怎么了?”

  时也看着这个杀人不眨眼还能冷静如斯的小学妹,忽然感觉自己快要呼不过气来。

  他一步步后退,直到转过身去,不知是害怕还是厌恶,飞快地离开了原地。

  顾娇望着他头也不回的背影,喃喃道:“我只是想,保护你。”

  夜风吹过。

  她的身影有些孤单。

  她耷拉着小脑袋,慢吞吞地往回走。

  走着走着,看见了一道投射在地上的人影,她下意识地顺着人影往上瞧了瞧,就见穿着黑西裤与白衬衣的教父两手插兜坐在花坛上。

  花坛挺高的,不过他腿更长。

  顾娇既没说话,也没继续往前走。

  “很喜欢他?”教父淡淡地问。

  顾娇低声道:“我第一次交朋友。”

  教父神色稍霁,优雅冰冷地站起身来,拿起一旁的风衣来到顾娇面前,大手一挥给她披上。

  冰凉的小身子瞬间被他的气息与温暖包裹,本来不是很委屈,只是有些闷闷的。

  可这会儿,突然就委屈上了。

  她的额头啪的抵上他结实的胸口。

  教父抬起修长如玉的手,轻轻摸了摸她的头。

  “脚麻了。”顾娇说。

  教父无奈一叹,把人扛在了肩上,迈开修长的双腿往酒店的方向走去。

  路过那个被顾娇打伤了右手与右腿的西装男子时,西装男子忙用左手掏出枪。

  教父看也没看他一眼,反手一枪正中他心口!

  ……

  回到总统套房后,教父叫了客房服务。

  顾娇看着眼前面前明显高级了不知多少倍的冰淇淋,吸溜了一下口水:“给我的?”

  教父一边清点货物,一边淡淡说道:“方才不是没吃到?”

  顾娇的眸子亮晶晶的:“那我可以吃几个?”

  教父:“半个。”

  顾娇黑下小脸。

  顾娇盘腿坐在沙发上,一小口一小口地嘬着手里的甜筒。

  忽然,门铃响了。

  依然是客房服务。

  顾娇以为又来了好吃的:“进来!”

  门开了,一排迟到了一下午的性感比基尼被服务生送了进来。

  顾娇目瞪口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