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游戏竞技 异种族娘恋爱日志

正文卷 第二十九章:通天塔

异种族娘恋爱日志 苏梦炘 5391 2021-11-22 21:48

  “这也行?”泽尔表示难以置信……

  这么大一个蛋,蕴含着通天毁地的伟力,能这么轻松地化作一个小的印章?

  要知道,在洛塔世界里面,越强大的物质是越难压缩的。

  这简单的一个动作,让泽尔对梅加瓦蒂的实力评估再高了一些。

  莫非……真的和不死皇帝有的一比?

  不对……如果真有的话,也不会为寿命犯愁了。

  “也不知道沉睡了多少年了,岁数几何……”泽尔喃喃说了一句。

  既然不是初生儿,而且也不是幼女……那是不是,自己可以下手了呢?

  虽然有点坏,但自己只骗情不骗色啊!

  “十七年,梅姬睡了,十七年。总共,活了,三十年。”

  一股声音从手腕处传出,让泽尔再次震撼。

  不是沉睡了吗?居然还能听到我说话,还能对话?真是离谱。

  在她面前,似乎这个世界的规则就像是不存在一样,随意破坏。

  梅加瓦蒂似乎感受到了泽尔的疑惑,回答说道:“我也不清楚,为什么,我能听到。”

  这也是梅加瓦蒂从来没遇见过的情况。

  她只要躲在了这个蛋壳之中,就是一个人,从来没有听说过外界的声音。

  只有出现危险感知或者强烈意志本体苏醒的时候,她才会从中破壳而出。

  泽尔皱了皱眉:“可能,我们之间有什么联系?”

  “梅姬,不知道。”

  泽尔也思索了好一会儿,终究还是没得到结果。

  “不管如何,这肯定是件好事对吧。”只得暂时这么说道。

  “嗯?”梅加瓦蒂有些不理解。

  泽尔笑了笑,解释道:“你现在在蛋壳里面,没感受到生命流逝吧?”

  “没有……”梅加瓦蒂摇摇头回复道。

  和往常一样,只有漫长的消逝过程,大体上没有任何问题,感受不到生活在外界时那种惊人的流速。

  “这样的话,你即使再蛋壳里面也可以一直说话,不就跟世界有了交流吗?”泽尔继续说道。

  “我做你的眼睛,我所看到的东西,我就告诉你,就像……你自己在经历一样。”

  沉默,良久。

  梅加瓦蒂没有再说话。

  “啊……你,不喜欢吗?抱歉,我说过界了。”泽尔感受到了一丝恐惧……该不会,自己说错了什么吧。

  连忙道歉,生怕自己被梅加瓦蒂暴起直接砍死。

  “不,我很喜欢。”小小的声音悄然响起,似乎是……有点小害羞?

  嘛,果然……即使再强的少女,终归只是少女。

  “可是,梅姬听说,泽尔,不是要死了吗?”

  泽尔充盈着笑容的脸突然僵了下来,“这不是还有几天吗。”

  “梅姬,失望。”

  “没事,我过几天就会去不朽堡垒参加试炼了。”泽尔说出了自己的计划。

  “那泽尔,也不一定,能活得下来吧。”梅姬继续说大实话道。

  “这……”

  “本来,就是,就一个,人,活了,下来!”梅姬的语气变动,多了一份少女的执拗。

  “你怎么说的想我死一样。”泽尔又开始了自己的吐槽嘴。

  混熟了对谁都不忌惮,社交牛逼症了属于是。

  “不是!梅姬,只是……说实话,罢了。”

  “嗨,嗨,我知道了。只不过……有了第一个,迟早就会有第二个对吧。”泽尔回答道。

  即便是,所有人都不相信他。

  现实就是如此,比泽尔显得优秀的人多了去了,但即使是“大贤者”那样强大的世界巅峰人物,都没有通过“试炼”。所以不相信泽尔能通过,也是情有可原。

  但泽尔就是不信,虽然自己有系统这条后路,但必须要去试一试,而且……是带着必胜的决心!

  人一但对自己都失去了活着的希望,那还会有什么希望呢?

  “那你……一定要成为第二个。”

  梅加瓦蒂的话语,再一次连贯了起来。

  “一定。”泽尔给出了肯定的回复。

  不仅是给梅加瓦蒂的交代,也是给自己的交代。

  ……

  天空之中,一道高到突破天际的高塔已经看得到虚影。

  那是不朽堡垒中的“通天塔”,也就是“试炼之地”。

  即使是在帝骨王龙飞翔地千米高空向上看,依旧看不到尽头。

  深深地直入云层之中,威严,而可惧。

  “这就是通天塔吗?”阿尼亚问道。

  她也看到了拿到黑色的虚影。

  结果自己书本中记载的知识,不难猜出,那就是号称距离神界最近的地方——“通天塔”。

  里面居住着世界上最强大的亡灵族——不死皇帝。

  谈到这个名字,连阿尼亚的师傅,人类世界中最强的大魔导也尊崇无比而畏惧。

  “有些害怕吗?”泽尔看着阿尼亚略显紧张的脸庞,问道。

  实际上,只有跟不死皇帝接触过,才知道……他是个逗比。

  不过,泽尔在第一次接触到他的时候,也是一样的畏惧,没有谁是不怕强权的,都是慢慢克服。

  本想安抚她的泽尔却听到了出乎意料的答案——

  “不,我很兴奋。”

  泽尔先是一愣神,然后笑了笑。

  这个女孩,不,女人,可真是和其他人类完全不一样啊。

  在温暖的皇家都市长大,性格却如同漂泊在外的野狼。

  真是……越来越期待了。

  “说不定,带上她真是一件好事呢?”泽尔如此想道。

  “带上,谁?”梅加瓦蒂的声音突然响起。

  她听不到泽尔和阿尼亚的对话,有了些许疑惑。

  “啊,事情是这样的……”泽尔开始解释起自己和阿尼亚的始末。

  骗阿尼亚是能骗骗的,但是对于梅加瓦蒂,还是如实说比较好。

  毕竟前者自己是能应付的,后者的怒火……懂的都懂。

  “好了,这就是我和她之间认识的经过了。”泽尔讲了一大堆话,终于说完。

  但是,却没有得到梅加瓦蒂的回复。

  “梅姬?梅姬?”泽尔再次呼应道。

  但是已经没有听到回复,沉寂了下来,才听到那轻微近乎不可闻的呼吸声……

  “睡……睡着了?”

  原来她的沉睡,是真的沉睡啊。

  泽尔无奈地摇摇头。

  不过也好,如果一直让自己分心的话,很多事情也都做不成。

  龙蛋内。

  梅加瓦蒂的嘴角弯出一个弧度,

  “才没有,傻瓜。”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