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幻想言情 药膳丫鬟有点甜

作品正文卷 第二十九章 横祸

药膳丫鬟有点甜 枝绿 3766 2021-11-19 00:10

  小寻听了愤怒道:“哪有这样的亲戚,遇到事连孩子都不要了!”

  李伯听了这个故事也有些感伤:“孩子,你叫什么名字?”

  小孩抬起头道:“我叫七七。”

  李伯摸了摸七七的头:“好孩子,一会儿爷爷带你去洗个澡换身干净衣服。”

  七七不知怎地不好意思起来,声若蚊呐:“我……我是女孩。”

  小寻“啊”的一声,翠翘也惊讶了一下,看这孩子瘦骨嶙峋,垂到耳边的头发被剪得乱七八糟,大家都以为这是个小男孩,没想到……

  李伯咳了一声对小寻道:“你先把七七带回去,给她洗个澡换身衣服,今日.我们就早点关店吧。”

  郁尘从沉默中走了出来,伸手轻轻摸了摸孩子的头道:“那我明日再来。”

  几人分别后便各自走了回去。

  翠翘想着郁尘的眼神,又想到七七狼吞虎咽吃东西的样子,心里总有些难过,情绪也低沉了下来,可是刚回落云轩,便见屋里屋外乱成一团,几个面生的老婆子从厢房端着水走出来又进去,地都被水打湿了。

  走得近些,翠翘发现从屋内端出来的竟是一盆盆血水,还没来得及找冯芷芷,心莲便跑了过来面色恐惧地抓着翠翘,嘴里还不住道:“怎么办,怎么办,我闯祸了怎么办……”

  翠翘见心莲吓得人发着抖,嘴也白了忙问道:“发生什么事了?你闯了什么祸?”

  心莲用力地抓着翠翘的手带着哭腔道:“我不知道……我……我把鸡汤送进去,姜姨娘喝了就不行了……”

  翠翘急道:“什么叫不行了?”

  “她……她喝了汤就大出血,何大夫说孩子保不住了……”心莲终于忍不住还是哭了出来。

  翠翘心一慌,姜姒小产了?她不是已经四个月了吗怎么还会小产,那冯芷芷呢,翠翘忙问道:“小姐呢,小姐到哪里去了?侯爷呢?”

  心莲哭着道:“小姐在里头,侯爷……侯爷还不知道。”

  翠翘此刻觉得好像被一块大石头压住了,萧渭有多宝贝萧启大家都知道,姜姒怀的是萧家第二个子孙,若在落云轩小产,先前所做的种种努力使得萧渭对冯芷芷已经改观,现下看来一切都是白费了。

  正觉得天旋地转,萧渭过来了,虽是夏日翠翘却觉得冷风刺骨,稳婆拦着萧渭不让进:“侯爷,里头全是血,您就别进去了。”

  萧渭眼神如刀:“里头的情况到底怎么样?”

  稳婆被吓得不敢抬头,便低着头道:“姜姨娘这胎怕是保不住了,姨娘身子本就虚弱,骤然出血已是不妙,何大夫也尽力了……”

  萧渭听着屋内的动静,忽然一撩袍子坐下了朝稳婆道:“无论如何,要保住她的性命。”

  稳婆领命便跑了进去,萧渭坐在主位上沉默着,只听姜姒的惨叫不断传出,萧渭的眉头越皱越紧,心莲被吓得已经忘了哭,只知道紧紧攥着翠翘的手。

  翠翘被心莲握得手发疼却也没有撒开,现在的情况疼痛反而抵消了不少紧张。

  没想到里头乱着,这头沈秋媛和赵玉贞也来了,只听赵玉贞大呼小叫进了正厅:“哎呀,我听说姜妹妹出事了赶紧来看看,现下怎么样了?”

  见每一个人答话,赵玉贞尴尬之余又走到萧渭跟前:“侯爷不要担心,姜妹妹吉人自有天相,再说夫人这段时间把姜妹妹养得这样好,一定没什么大问题。”

  沈秋媛冷笑了一声:“正因是她亲自照料的所以才出了问题吧。”

  萧渭抬起头看了沈秋媛一眼什么话也没说,赵玉贞又道:“夫人慈心,上天一定会保佑萧家子嗣的。”

  没过一会儿,何大夫和几个稳婆都出来了,后面还跟着双目通红的冯芷芷。

  几个稳婆立在一旁,沈大夫擦汗道:“侯爷,姜姨娘……姜姨娘的胎没保住,而且……以后也很难再有孩子了。”

  萧渭的眼神死寂一片,发出的声音也没有人的感情:“她怀胎四月一向安稳,为何会突然大出血?你月月来给她把脉为何没看出她身子不适?”

  几个问题把何大夫摁在了地上,只见他擦汗的手抖得更厉害,说话也更小心:“侯爷……姜姨娘小产之事并非意外,恐怕是有人蓄意为之……”

  萧渭听了这话眼神骤然犀利,语气却依然冷静道:“蓄意为之?你的意思是说姜姨娘小产是被人加害的?”

  何大夫颤颤巍巍道:“恐怕……恐怕正是如此。”

  萧渭站了起来:“既然是有人加害,那必定是从汤药饮食下手。”说着眼神扫过了坐着的几个人,又接着道:“那致使姜姨娘小产的原因是什么呢?”

  何大夫头垂得更低:“我为姜姨娘把脉,发现她似乎进食了不少丹参,先前我为姜姨娘开过一个补气养身的药膳方子,是党参乌鸡汤,可是刚才查验鸡汤却发现有人把党参换成了丹参……”

  萧渭闻言忽然站定了,沈大夫又道:“党参和丹参名字虽相似,外表却很不相同,若说是无意之举这……”

  赵玉贞突然道:“我记着姜妹妹的鸡汤一直是夫人手下的心莲负责,难道……”她的表情忽然惊恐了起来便没再说下去,心莲却跪在了地上抖成一团道:“奴婢……不知……情,奴婢不知……怎么……党参就变成了丹参……”

  冯芷芷也跪下道:“侯爷,心莲是绝不会做这种事的,我真心希望姜妹妹能为侯爷诞下子嗣延续香火,心莲怎么可能违背我的意思。”

  沈秋媛此时却道:“夫人这话我就听不懂了,上回启儿发病我就觉得蹊跷,怎么侯爷一走启儿就病得那样厉害,现在想想不知是不是蓄意啊。”

  萧渭走了一圈又回到了座位上,只见他挨个打量着几个人,视线最后定格在了冯芷芷脸上,冯芷芷急得快要哭出来:“侯爷,你相信我,我是绝不会害姜妹妹的……”

  萧渭沉默着,一个谁也没想到的人出现了,海棠忽然跪着爬到萧渭面前哭道:“侯爷饶命,侯爷饶命!”

  萧渭抬起海棠的头道:“是你做的?还是你知道什么?”

  海棠的眼里充满着恐惧,颤声道:“我……我看见……夫人换了厨房的党参……”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