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幻想言情 友人以上恋人未满

第十七章 我被这两个女人疯狂玩弄

友人以上恋人未满 天色不晚 4846 2021-11-17 18:48

  我不知道这一刻是什么感觉,大概是最渴望被接纳的心再次被人无情拒绝,那样一种无助和失落无与伦比,让我难受的几乎快要死去。

  我知道萧彩的出现加深了果薇对我的误会,我想在她的认知里,自己不仅是一位半夜裸露狂,现在又变成了一个随便勾搭女孩回来过夜的社会不良青年了。

  我伤心着,沉默着,不知该如何回应果薇。

  萧彩依旧挽着我的胳膊,亲密的仿佛恋人,我却感觉不到半点甜蜜,甚至,我从未如此刻般希望萧彩消失在这里。

  我宁愿是萧彩误会了我和果薇,也不愿结局是相反,对于果薇的冷漠和不屑,我真的承受不来,而她对我下的逐客令,这时似乎又多了一条名正言顺的理由,这让我感觉很不好。

  纠结中,果薇却是冷漠至极的转过身,她没有再多说一句话,就这样带着她专属的骄傲走出我的视线,走进了自己的房间,关门的那一刻,我不知为何,突然间心如死灰,我承认我害怕,却不知道到底是害怕果薇赶我出门,还是害怕她对我从始至终的深深误会。

  我看了一眼萧彩,轻轻挣开她环拥的双手,这一刻我不想多解释什么,因为我真的力不从心,似乎,除了果薇,我不想再对任何人做出任何解释,这让我感觉很可笑,却又是如此真实。

  我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萧彩也不知道,所以她脸色变得从未有过的严肃,语气开始沉静:“你不打算说点什么吗?”

  “没什么好说的,不是你想的那样。”

  我叹着气,声音有点消沉:“她是我的房东,只是房东,如果你不信的话,可以去问陈树,这间房子是他让我住进来的。”

  萧彩皱着眉头,她望了一眼餐桌,上面的饭菜还在冒着热气,似乎是在嘲笑这间房子的冰冷气氛。

  “我不认为她只是单纯的房东。”

  萧彩的目光慢慢转向我,眼神很清澈,却带着水光,她说的很认真,很绝对,让我几乎无法反驳。

  我感觉很没趣,所以不想和她争辩什么,只是随便应付着:“你说什么就是什么吧,我现在心里很乱,和你说的任何话都带着很大的负面情绪,我想你一定也这样,所以有什么事以后再说,错过了今晚,我希望彼此都能有个理智的心情来解释这一切。”

  说到这里,我望了一眼果薇紧闭的房门,心里有点堵得慌,情绪愈发压抑。

  萧彩似乎没料到我是这样的态度和她说话,脸色渐渐变得很委屈,眼中的水光开始四溢,这一刻的她,再也不是往日里的活泼少女,只是一位受了委屈的可怜小姑娘。

  站在这灯火通明的光晕下,萧彩美丽依旧,却如此楚楚可怜,我心头一阵难受,转而便是无尽羞愧。

  所有的一切都是我的过失,萧彩和果薇只是很不巧的在最不适合的时间遇到了最不应该遇到的人,那样的误会在所难免,而这一切所造成的后果本都应由我承受,现在却让三个人都变得不好过,无论怎样,关于这些,我真的做的很失败。

  自己很想去弥补点什么,却发现有心无力,只能是沉默着,伸手想擦去萧彩眼角的泪水,她却轻轻避过,眼泪反而流的更欢。

  很认真的望着我,萧彩的眼里有着很多情绪,我说不好她现在怎么想我,总之一定没什么正面内容,而关于萧彩的动作,我只能说我有点难过,伸出的手停在半空,略显尴尬,也让我的情绪彻底沉了下去。

  “我真的不想,自己所有的努力和喜欢,都变得那么不值钱,展锋,如果从始至终,都只是我一个人在支撑着我们两个之间的关系,那我真的感觉很累,很没有安全感。”

  萧彩哭着说出这些话,声音有点沙哑,有点伤感,像是对我的控诉。

  我无话可说,关于这些审判,我通通听在耳中,记在心里,当作一种惩罚,却不知道能否在日后获得救赎。

  而面对我的沉默以对,换来的是萧彩的转身离去,她没有再多说什么,甚至没有再多看我一眼,就这样回过头,绕过正门,快速离开,像是在躲避一场瘟疫。

  我愣在原地,望着萧彩的背影,突然发现她和果薇走开的动作是那么像,都是如此坚决,沉静并且冷漠。

  我不知道如何形容此刻的心情,如果可以比较的话,那么便犹如当初米蓝和我提出分手时自己的情绪,都是那样丧气颓废,那样忧心难过,那样纠结不堪。

  我感受着自己的所有负面情绪,想象着萧彩此刻的绝望心情,回忆着她临走时说出的那些话,内心忽然涌起一股冲动,我想我必须找到萧彩,留住萧彩,我没有给过她任何承诺,但是至少,自己也不能再给她任何难过。

  我追了出去,等不及电梯,直接用最快的速度跑过了四层楼梯,来到楼下,当我站在小区的出口,才知道自己终究还是没能挽回什么,因为萧彩的车已经开走,不远处一辆红色的奥迪尾灯在夜色间闪烁着远去,带走了萧彩,也带走了我渴望被理解的心。

  此刻路灯在街边摇曳,却只照亮短短的一程,望望四周,发现寒冷让小区变得孤单,深寒之下没人再在楼下四处溜达,形单影只的我愈发能感受到萧彩的委屈是那样理所当然。

  我站在原地许久,纠结着要不要给萧彩打个电话,最终却还只是编辑了一条短信;“我明白你这时的心情,对不起,原谅我所有的不懂事和过失,她真的只是我的房东,关于今晚带给你的所有不快乐,我希望你能给我一个弥补的机会。”

  我等待并且渴望着萧彩的回应,只是却好似石沉大海,我拿着手机等了很久,直到深沉的夜色间寒意愈发浓厚,似乎是提醒我应该回去的那一刻,我才知道,这次事情真的闹大了,或者说,萧彩她真的对我失望了。

  ......

  我带着复杂的心情回到楼上,果薇的房门依旧紧闭,餐桌上的饭菜已经凉透,屋子里还在飘散着她们身上的香味,我倚靠在门边,望着这一切,感受着这一切,突然很伤感。

  我很想敲开果薇的房门,很想跟她将一切都说个明白,可是想想自己如今在她心里的印象,只怕已经不堪到了极点,如果我去敲门的话,她这次会真的报警都说不定。

  一夜之间得罪了两位女神,我不知道该庆幸自己的厉害,还是该嘲笑自己的愚蠢。

  无奈的叹叹气,我苦笑着走到餐桌旁边,看着果薇碗里没吃完的大半碗米饭,一边抱怨着她浪费粮食,一边拿起她的碗,就着冰冷的几道菜,狼吞虎咽的给吃了个精光。

  从下班到现在自己一直饿着肚子,一旦放空下来更是饿的厉害,这一刻也顾不得许多,只想着填饱肚子......所幸果薇手艺确实不错,尽管菜已经凉了,味道却没打折扣,很合我胃口。

  很心虚的注意着果薇房间的动静,生怕她忽然走了出来,要是让她知道我拿着她的碗吃完了她的饭,只怕我在这间房子里呆不过今晚。

  所幸一切安然无恙,吃饱过后,我开始收拾凌乱的餐桌,所有碗筷碟子之内的全部洗了个干净,地面被我拖得锃亮,厨房里所有餐具尽量摆放的很整齐。

  确保没有留下任何疏漏过后,我终于将自己完全放松,将今晚所有的不顺心极力抛到脑后,很舒服的躺在客厅的沙发上,心满意足的抽起了回来后的第一口烟。

  而在这一刻,口袋里的手机却是刚好响了起来,我心里一跳,拿出来一看,果然是萧彩的短信:“我不知道再去说些什么,我不开心,真的,很不开心,而且,我很生气,十分生气。”

  我皱起眉头,猜不透萧彩的心思,但是既然回了我短信,证明一切都还可以挽回,我想了想,回到:“我知道现在说什么都不对,总之今晚是我的错,是我的疏忽,你不要胡思乱想,不要去纠结......你到家了没?”

  萧彩很快回了我,只是却只是很简单的“到家了”三个字,这让我有点不舒服,却也不敢多抱怨什么,跟她说了句好好休息过后,她那边便没了下文。

  我安安静静的等了大半个小时,直到我抽完了第七根香烟,手机还是没有任何动静,确定了萧彩已经不会再回我之后,整个人顿时一阵乏累,这一天的疲劳感好似一瞬间涌了上来,从身体到心里都是一阵难受,我弹掉手中的烟头,就这样窝在沙发里一动也不想动。

  渐渐睡意袭来,我告诉自己不能就这样在沙发上睡过去,可是身体却不听使唤,眼睛沉重的好似被灌了铅,怎么也睁不开。

  我不知道一旦这么睡过去,明早被果薇看到会是什么样的场景,我想自己已经顾不得这些了,只能祈祷她不会在我之前起床,而此刻,心里所有的不安和纠结似乎都已经沉睡,了无心事。

  这个夜,终于开始沉静。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