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幻想言情 重回七零:小甜包她撕了炮灰剧本

正文卷 第57章 有古怪

  施老头“吁”了一声,让牛停下。

  摸摸大黄的头,说道:“我就在这儿等着,下午四点准时回生产大队,你们别误了时间。”

  陈雪林点点头,可见其他人没反应,她也只好收敛起情绪。

  抬头打量所谓的公社,也就是后世的镇,觉得也没比村里好多少啊。顶多就是,砖瓦房多了点。

  “雪林姐,走,咱们去买票。等买完车票再逛。”

  陈雪林点点头,跟着白珊珊走进售票处。

  这里很简陋,就是一个大院子。出站口和入站口是一个口,没有分开管理,也没人进行安检。

  里头只有两三辆大巴,可就这,都已经是全镇最好的条件了呢。

  “雪林姐,你不知道,别的公社都没汽车。也就咱们旗山公社条件好,出行还能坐着。”

  “那其他公社的人怎么到县里啊,走路,还是牛车?”

  “当然是走路啊!牛那么金贵,哪能拿来拉车。也就咱们大队离公社近,才特批每月逢九能出来进城呢。”

  陈雪林突然有些庆幸,跟着两个本地人出来逛街了。不然就她一个人,是知道不了这些消息的。

  “同志你好,三张到县城的车票。”白珊珊从口袋里拿出一张介绍信,上面写着她们仨的名字。

  “一人两毛,一共六毛!”售票员头也不抬说道。

  丁春妮赶忙把钱交给白珊珊,陈雪林见此,也从兜里掏出钱。

  只不过,她拿了一张大的,一块!

  白珊珊伸手接过她的钱,交给售票员。

  等拿到车票和找的钱后,又把自己的两毛,和丁春妮的两毛递给她。

  陈雪林也没说不要,毕竟这年代,两毛的购买力也是不容小觑的。

  “雪林姐,原来你带钱了啊!上午坐牛车的时候,你说回去给施老头,我还以为你没带钱呢。”

  陈雪林笑笑:“也就带了这么点。出门在外,还是兜里装个钱方便。”

  这是后世的经验。不过这个年代,很多人身上是不装钱的,怕丢。

  “珊珊,多亏你帮我准备了介绍信,不然我可就抓瞎了。”

  她也是的,都忘了这茬。还以为不住店,不去别的城市就不用介绍信呢。

  白珊珊不以为意地摆摆手:“哪是我想到的啊,是我爹,多嘴问了一句,知道你也去,就给我多加了个名儿。咳,也就几笔的事。”

  “对你来说就是几笔的事,对我来说,可是省了不少麻烦呢。唉,我这记忆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完全恢复!”

  虽然知道不可能,可陈雪林还是存了希冀。

  丁春妮这个小机灵鬼,一把挽住陈雪林,在她耳边叨叨:“雪林姐,你想知道啥我们告诉你就行,就算找不回记忆也没事的。”

  陈雪林笑了:“那成啊,你把你知道的跟我说说?”

  丁春妮正好没过够说话的瘾呢,就吧啦吧啦从公社说到县城。

  说的都是些微不足道的小事,可丁春妮这姑娘,说起话来眉飞色舞,小表情十分生动,声调还抑扬顿挫,有急有缓。很快,这边就吸引了一堆人来听她讲故事。

  她还是个表现欲强的,见有人捧场,说的更欢了。直到售票员提示:“时间到了,检票上车啊!”丁春妮才停下。

  陈雪林和白珊珊给她比了个大拇指,丁春妮得意地扬了扬下巴。

  三人顺着人流挤上车,好在人不多,有座儿。

  挑着最后的座位坐下,没多久,就发现刘雨馨扶着崔子静上来了。

  崔子静脸色惨白,看了她们一眼,就收回去了目光。坐在前面一些的位置。

  陈雪林也确实如之前所说的那样,只要她没来找茬,自己就视而不见。

  一行人安安稳稳坐在车上,没多久,左右晃动的节奏,就让陈雪林迷糊了过去。

  她头磕在玻璃窗上,一下一下轻轻碰着。也就是车速不快,不然早就撞红了。

  白珊珊和丁春妮也没忍住,睡了过去。不过俩人都挺警惕,紧紧地把手捂在兜上。

  车开了又停,停了又开。上上下下一拨乘客,才终于在一个多小时候,到达了柳全县。

  司机师傅把车开进车站,售票员扯着嗓门喊了句:“到站了啊,都下车!”

  惊醒了熟睡中的三人。

  白珊珊擦擦嘴角可疑的液体,有些不好意思。扭头去看两个姐妹,就发现她俩也跟自己差不多。

  丁春妮大嘴张着,脸上都是红印子。陈雪林吸了吸鼻子,头发都散了。

  三人齐齐打了个哈欠,伸了个懒腰,带上东西就准备下车。结果就听见有人把钱给丢了。

  这丢钱的不是别人,正是她们的老熟人,刘知青呢。

  不过倒也没丢多少,听那意思,就五毛。

  崔子静看她歇斯底里,跟个疯婆子似的质问旁人:“是不是你偷的?”就厌烦的不行。

  谁不知道坐车得多个心眼啊,一不小心就会被贼给摸了去。

  上车前还提醒她呢,结果刘雨馨毫不在意,说她把钱缝内裤兜里了,不怕偷。结果嘞?

  等等,她好像发现什么了不得的秘密了!

  意味深长地看了刘雨馨一眼,说道:“行了行了,别找了。有贼也早下车了,就当买个教训,下次坐车注意点就好了。”

  刘雨馨眼泪汪汪地看着她,就像抓救命稻草一把拽着崔子静的胳膊不放:“子静,我可是因为陪你来医院检查,才被小偷摸了的,你可不能不管我啊!

  你知道的,我家没啥钱,下了乡日子也过得紧巴,不像你,这个月还......”

  崔子静赶忙去捂刘雨馨的嘴,才想起来,刘雨馨是看见过自己箱子的。

  她面色的急剧变化没能逃过陈雪林的眼睛。陈雪林秀眉微蹙,心想这里头,难道还有什么古怪?

  可她不是知青,根本探究不到。摇摇头,给两个小姐妹使了个眼色,就从后门下车了。

  陈雪林不知道的是,在她走后,崔子静迫于压力,答应给刘雨馨报销今天的花费。

  也就是说,除了一袋红糖,还得负担对方的返程车费,以及中午的伙食费。

  差不多得多花一块钱呢,崔子静一口老血呕在心里,差点没喷出来。

  不过看见陈雪林没发问没怀疑,倒是狠狠松了口气。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