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幻想言情 虞囿

第四章:原来这个世界是个魔方

虞囿 陌上沉纤 6889 2021-11-17 18:48

  在流星雨的夜晚后,早晨的村子里被雾气笼罩着,而睡在房间里的人还未起来。

  ……

  “妈,你怎么不叫醒我啊……这,这席梦思的质感怎么这么像睡在地上一样……”小唐唐呓鱼摸了摸帐篷,又费力地起来,揉了揉眼睛看了看周围。

  “靠,这特么是什么鬼地方,我的席梦思呢,我的房间呢,我的老妈呢。”她看了看周围的破旧掉漆的墙壁,还有破破烂烂的窗户,她大骂。

  小唐呓鱼还未褪尽青春期的暴躁,言语冲动。

  不不,这一定是梦,是梦,我怎么可能会在这呢?肯定是昨晚陈书然那个家伙跟我讲什么探险的村庄房子,导致我梦到了。对,就是这样,再睡着就会醒了。小唐呓鱼脑子里相信这就是梦。

  她躺下去,微笑着,缓缓闭上眼睛,脑子冷静地想到:没事的,睡觉就好了。

  ……

  可现实就是现实,怎么也逃避不了。良久后,她发现自己依然在这间破破烂烂的房子里。

  不会吧,这居然是真的?!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究竟怎么回事,怎么回事啊。

  小唐呓鱼慌了,这怎么回去啊?!只见她不急不慢地又从裤子口袋里拿出一颗糖来,拆开来把糖果放到嘴巴里,眉头紧皱着。

  这时,窗外闪过一道黑影,小唐呓鱼怔住了。她心想,不会就是她搞得鬼吧,看我怎么收拾你。

  她撸起衬衫袖子,走出了程咬金的步伐,来到门外,却空无一人。

  她左顾右盼,突然一只手拍了拍她的肩膀,一转头居然是个秀气的小脸蛋,的女生?!

  眼前的正是蒋昵,不过是另一个蒋昵了。小唐呓鱼一脸疑问,这家伙哪冒出来的,莫非就是她搞的?!

  “喂,这什么鬼地方,我到这里来事你搞得鬼?!快带我回去,我还要上学呢。”

  “……回不去了哦。”蒋昵看透了一切的说道,她知道肯定‘她’肯定还会再换一次的。

  “什么回不去了?算了,你告诉我这里是什么地方,我自己回去。”小唐呓鱼觉得这个人莫名其妙,既然是个地方就肯定能回去啊。

  “好像是经常来直播的鬼村……”蒋昵无奈说。

  “什么?!那我怎么会在这,对了忘问,你又是谁啊?”唐呓鱼更觉得奇怪了。

  “我是个正直青春年华,貌美如花,沉鱼落雁的小姑娘,叫蒋昵。”她想了想,漫不经心地说。还是照她之前介绍自己的说吧,真是服了,什么时候能改个不那么自恋的介绍啊。

  “这里是魔方的一格,世界的魔方被转动了,可伶你被‘她’坑惨了啊。”蒋昵打了个哈切又解释道。

  “我与阁下无冤无仇,为何阁下要把我当憨批。”小唐呓鱼觉得匪夷所思。

  “你们这种低等智商人类怎么就……”蒋昵本来想说,可看一旁她的表情变得更难看了,又改说:“反正……一言难尽。”

  “那就二言。反正你得给我讲清楚,让我回去。”小唐呓鱼想这时学校已经上课了,先想法子回去再说。

  “其实我们的世界是造物主的一个魔方,但是他很少转动魔方,也只有少数时空会交错,这次,应该是长大的你和小时候的我一起干了些什么,触动了造物主的机关,是我们俩个在魔方方格中时空的灵魂来到了这里。”

  蒋昵一口气说出这么多,停顿了一会,又说:“所以,如果你想再回到话……可能还要待一阵子了,机关只有一段时间开启的,你就先替她好好活着吧。”

  “……”小唐呓鱼的世界观被颠覆了,这都什么跟什么,得自己想想有什么方法回去。手机,手机总有吧,给妈妈打电话不就好了。

  她连忙走进房子里,在帐篷里里外外翻找着,翻到了大屏幕的手机,可,这个她也不知道怎么用啊……

  又急忙跑出去,“蒋,蒋昵?”小唐呓鱼试探着在门外踢着石子的蒋昵。

  “怎么了。”蒋昵转过头来看着她。

  “着玩意怎么搞来着?”小唐呓鱼指了指手机。

  “喏,就这样,输入密码喽。”蒋昵轻描淡写地说道。

  “这我怎么知道,以前自己还没拿到过手机呢。”小唐呓鱼烦躁地说。

  “啧,既然打不开,那就不打了呗。”蒋昵无奈着看着她说。

  “不行啊,这样,我们总不能一直待在这吧,你带我回那个‘我’住的地方,我可以带你去玩好玩的。”唐呓鱼一边尝试着解锁,一边眨眨眼对蒋昵微笑说。

  “呵,除了上学做那点破题吗还能干嘛,还不如待在这里跟鬼神聊聊天呢。”蒋昵很是不屑的亚子。

  “这,这未来很定又很多好玩的啊……”小唐呓鱼一时语塞了。

  忽然蒋昵的手机响起来了,是蒋平打来到,把电话挂掉了,估计又是“她”骗着老爸逃出来了吧。与其回家被低智商老爸臭骂一顿,还不如跟这个小姑娘到处转转,上学什么的,有空就去吧。

  “行了,我答应你吧。不过,你可得答应我,装得像这个时空的自己一点,被别人察觉就不好了,你明白明白吗?”蒋昵大声说。

  “好。先出去。”小唐呓鱼放心了,大不了就当是一场梦,玩一场。

  两个女孩把帐篷和物价收拾好了。

  “跟我走。”在高智商的她们头脑里,早已经把这个世界的地图背熟了。小唐呓鱼踉踉跄跄地跟着她走。

  ……

  终于走出村庄后,蒋昵拦了一辆出租车,拉着小唐呓鱼坐进去。

  “你是未来时空的对吗?”小唐呓鱼好奇问道。

  “是啊。”蒋昵又是一副不在意的样子。

  “那为什么不把你们未来的科技,飞碟什么的带过来,或者是什么时空穿梭用呢。”小唐呓鱼继续追根究底地问。

  “害,穿过来的时候我正在睡觉,鬼知道这个家伙会突然来这么一招。”蒋昵翻了翻白眼说。

  鬼:你别瞎说,我不知道。

  ……

  聊着聊着,小唐呓鱼就睡着了,一个劲的打呼噜,嘴巴张着。而坐在旁边的蒋昵心想:“她”到底回去要干什么呢。

  小唐呓鱼的脑袋睡着睡着就靠在了蒋昵的肩上,还流着口水,蒋昵很是嫌弃地肩膀一耸,她的脑袋又靠在窗户上。

  不一会,她的脑袋又靠在蒋昵的肩膀上,这次口水滴到了蒋昵的衣服上,蒋昵简直是忍无可忍这个家伙,的口水!

  “师傅麻烦停车,有事。”蒋昵冷静地跟出租车司机讲。

  出租车停下后,蒋昵气急败坏地把小唐呓鱼扔到了马路一边,而此时的唐呓鱼依旧没有醒……

  看到这个画面的司机大声用蹩脚的普通话喊道:“虾仁猪心啊~”

  “靠,这特么是百八十年没睡觉了吧。”蒋昵疑问道,但她细想了一下,好像每次都魂穿来,都有一种自己的调节方式,类似于倒时差,没想到这家伙居然是睡觉啊!

  “两个小丫头,走不走昂。”司机大喊。

  “走!”蒋昵无奈说。又竭力地把小唐呓鱼拽上车子,奇怪了,怎么扔的时候那么轻松。

  ……

  过来许久,终于到达城市里了。而此时的小唐呓鱼也醒了,“为啥我这睡了一觉,腰酸背痛的啊。”她活动着身体抱怨着。

  “……”一边的蒋昵并未说话。

  “哇~原来以后的生活在怎么繁华的地方啊。对了我家你带我去吧。”小唐呓鱼傻笑着看着高楼大厦。

  “大哥,我怎会知道你家在哪,你自己潜意识不记得吗?”蒋昵疑问。

  还未等小唐呓鱼开口,陈书然的电话就打来了。她心想:还真是谢天谢地谢广坤啊。

  “喂,陈书然!你也穿过来了啊!快带我去你家啊!”而旁边的蒋昵小声提醒她只有她俩穿过来了。

  “什么跟什么啊,你现在在哪,我去接你。”电话另一头的陈书然边拿走边说。

  “哦,好好,在……”唐呓鱼眨眨眼,看向蒋昵,蒋昵用嘴型说:富人街。

  “在豆腐街。”她心想这什么鬼名字,比当时的名字还土。

  “是富人街吧……”陈书然叹了叹气。

  蒋昵听到连忙点头,“噢,对对,来吧。我们在,在一辆蓝色的车子面前。”

  “……”陈书然觉得奇怪,之前的她不是这样的性格啊,难道她回到当初开朗的性格了啊。

  不一会,陈书然坐着出租车来到富人街,看到了唐呓鱼和一个女生,而此时的唐呓鱼正在跟没见过世面一样的摸着兰博基尼的车子。

  ……

  “小鱼,怎么现在才回来啊,这是那个小姑娘吗?”陈书然来到两人身边,打量着蒋昵。

  “书然,没想到啊,你长这么大还这么憨啊,啊哈哈哈。”唐呓鱼笑着说道。

  “你好,我叫蒋昵,是个……”蒋昵说道这,停顿了一下还是要改掉这个习惯啊。

  “你好,你好,去我俩家坐一下?”陈书然和蒋昵握了握手,又说道。

  “等等,你俩是把我当空气啊。”小唐呓鱼双手合着,像切西瓜一样切断了两人握着的手。

  “诶呀,好了好了,回去说。”陈书然香港无情的机器只想快点回去吧。

  ……

  来到两人租的房子后,陈书然拉着两人坐在客厅沙发上,自己去倒水给她俩喝。

  “诶~不错嘛,这房子挺好。”小唐呓鱼看了看桌子上凌乱的零食,还有电脑,“你果然当了小说作家啊,我就说过你有前途的嘛。”

  旁边的蒋昵拉了了她的袖子,“你能不能少说点没用的,一下她看出来了。”

  小唐呓鱼聚了撅嘴,不说话了。

  而陈书然拿着水走过来,坐在两人旁边说:“我都听到了,你是不是……”

  气氛凝重了,“是不是傻了,怪怪的。”

  “哪怪了?”小唐呓鱼问。

  “怪好看的。”陈书然逗她说道。

  “……”一旁的蒋昵一言不发。

  “呕,好土。”小唐呓鱼做出吐的动作说说道。

  “噢,对了,你不在的时候,酒吧里出事了……”陈书然突然想起来说。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