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幻想言情 玉冠京华

正文卷 第56章要他亲自来请

玉冠京华 云卿柠 4879 2021-11-25 15:46

  “这上面是我写的关于江宁知府的罪行,你敢画押吗?”

  周大力听后面露震惊之色,原来她要纸笔是为了这个。

  但随后他又有些担心,“可,就算我画了押,你出不去也没用啊。”

  “就算你能出去这状子也到不了好官的手里,而且你也会被连累的。”

  安西云微微一笑,“放心吧,我不会有事的。”

  “最近翊王殿下来了江宁,只要把这个递到他手中,他一定会为民做主的。

  “还有你们所有人都一样,如果有冤屈,翊王一定都会为你们伸冤的。”

  众人听了心里都忍不住有些激动,真的能够伸冤吗?

  而,周大力已经不再犹豫了,抬手咬了一下大拇指,就在上面按下了手印。

  “多谢公子了,如果有机会出去的话,我周大力一定做牛做马感谢您!”

  之后,安西云就将状低往怀中一揣,然后又写了一封信。

  叫来了差役后将信递给了他。

  等那差役走了后,一旁牢房中的草上飞又开口说,“他会不会不送信?”

  安西云很是笃定,“不会,他不敢不送的。”

  傅北翊只要收到信,一定就会救她出去了。

  可是让她没有想到的是,自己等啊等,等了一个晚上也不见有人来接她出去,顿时觉得奇怪。

  难道是傅北翊有事不在府中?可不应该啊!就算要离开,也应该会跟下面的人吩咐好的才对。

  结果到了第二日的下午,还是没有任何动静。

  一旁牢房中的许飞忍不住笑着问,“我说,你是不是出不去了?”

  “这么长时间了,连点动静都没有,知府大人是不是把你给忘了。”

  安西云淡淡的瞥了他一眼,“我都不急你急什么。”

  但她此时心里却是在暗骂,好个傅北翊!给她等着!

  之后她一颗反而淡定了下来,每天在这儿也算好吃好喝的,还算不错。

  唯一不足的就是环境差了一点,不过时间长了嘛,倒也习惯了,能忍。

  有的时候她的饭菜吃不完,还会分些给草上飞,这让几年没吃肉的他可激动坏了,心里巴心不得她在这儿多待几日呢,那样每日他好歹也能治点光。

  而又过了一日后,牢头突然过来了,并且神色中带着些讨好的意思。

  “公子,您可以出去了。”

  能被翊王殿下看上,真是八辈子修来的福气呀。

  牢头心中暗暗感慨,也不禁有些羡慕呢。

  可是正当他要打开门的时候,却听到里面之人突然反对的开口。

  “别!别开门,本公子我不出去!”

  “想要我出去也行,让那人亲自来接我?不然我不出去!”

  那个傅北翊,她是帮他查案好不好,竟然还敢如此对她,太过份了!

  她一定不要轻易原谅,她心中下定决心了,某人要是不亲自来接的话,她还真就不出去了!

  听到她这翻话,不仅是那牢头,而是所有人都惊呆了。

  许飞更是连手中的鸡腿都吓掉了,这个傻子究竟知不知道自己在说啥。

  这是永远都不想出去了,还是不想要命了?

  那牢头更是一脸好笑的看着她,“你说什么,再说一遍!莫不是脑子坏了吧!你好大的胆子呀!”果然是只有一张脸,脑袋不行。

  不屑的眼神看了他一眼,然后整个人往后一倒,二郎腿一翘,一副好不自在的样子。

  轻哼了一声,又开口道,“你耳朵不好使?小爷说了,我不出去了,想让我出去让他亲自来接我!”

  见她还是这么死性不改,差役也冷哼了一声,“行,那你就等着吧,说不定会等到死!”

  翊王除非是脑子不好,不然怎可能会来这儿接她,太好笑。

  出去后,他就将这事告诉了在外等候的萧远。

  萧远听了也觉得一阵为难,王爷怎可能亲自来。

  不过里头那个,也不是可以轻易得罪的小祖宗。

  于是最后想了一下,决定亲自进去,安世子不会这般不给面子吧。

  但是结果很快就被打脸了,等他到了牢房门口的时候,安西云只是抬眸淡淡扫了他一眼,然后就没反应了。

  她这意思很明显,对于傅北翊没有亲自来,很不满意。

  轻咳了一声,面色严肃的道,“安公子,请你跟我出去吧!”

  可是这次安西云连眼皮都没抬一下,冷冷的道,“那牢头没告诉你我说的话吗?他不来,我就不出去。”

  萧远无奈急了,只好又说,“你就别要性子了,当心大人真的生气不让你出去了。”

  可是安西云压根不受他的威胁,语气更加冷了些,“我不,有本事他就让我一直留在这里,哼!”

  这小祖宗要起脾气来可真要命,可是他却毫无办法,最后只能转身走了。

  等人都走了之后,许飞朝她坚起了大拇指,现在他真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以后我管你叫老大得了,你可太牛了,你就不怕他们真不让你出去了?

  他怎么觉得她很有持无恐的样子呢。

  还没等安西云开口说话,隔壁牢房的一个老头便开口说。

  “你小子就不懂了吧,这叫欲拒还迎,以退为进!”

  安西云当即便好笑的翻了个白眼,“老头儿你挺懂啊!”

  头发胡子都已花白的老头仰头一笑,“老夫不才,以前是个童生,平时写的话本子什么的,还算热销。”

  “可惜呀,最后酒喝多了说错了话,得罪了知府。”不然他也不会这般,这么久了都没出去。

  听他提起话本二字的时候那骄傲的眼神,想必,他是真写的很不错。

  她又有些好奇的问,“你家中可有妻儿?”

  说到这个,老头眼中闪过一丝黯然,“没有,孤家寡人一个。”

  年轻的时候有一个,可是因为他不珍惜,后来没了。

  而此时的萧远已经回到了翊王身边,当他把安西云的话告诉他时,翊王非但没生气反而还笑了,简直让萧远有些不明白了。

  于是小心翼翼的问,“王爷,那您是要不要去呢?

  傅北翊没有有立马回答,眼中闪过一丝笑意,“那小子胆子是越来越大了。”

  “既然她那么想待那就在里面待几日好了。”

  也好磨磨她的锐气,等过几日再说。

  听他这么说,萧远沉默了一会儿,然后又忍不住开口。

  “可,如果安公子生气了怎么办?”

  他有一种预感,安世子生起气来一定会很麻烦。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