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忽悠六百年从穿越开始

正文 第63章 沙市

  霎时间电闪雷鸣,越来越粗的雷电光柱从九霄云外劈了下来。

  付东流早就汗流浃背了,硬钢雷劫,这怎么看都不是凡人啊!

  当初咋就鬼迷心窍了呢?

  贾贺脸色苍白,这种实力,自己算个屁啊,当初要是这位大前辈,在被抓的那一刻显露出如此实力,那么明年的那日就是自己的祭日。

  越想越可怕,回想起前辈的碎碎念,光凭语言,而不动用灵力,就能让自己六神无主,现在想来,绝对不是一般人。

  贾意看着这位大前辈,身姿越来越伟岸,咋就那么眼瞎,没有看出来呢?

  看向前面几位前辈,这是抱头鼠窜?

  不,不对,雷电力量,分明有意无意避开这一块,这是避雷神功!

  贾意有样学样,虽然姿势奇怪,但感觉现在雷劫似乎忽略了自己。

  贾贺看到圣主如此做,自然也跟着学习。

  付东流看着门下弟子通通抱头蹲下,一层涟漪扩散。

  便明白,这个姿势虽然不太雅观,但真真正正的能避雷呀!

  连忙学着蹲下,果然对雷劫发怵的感觉消失了。

  轻微抬头,只见这位大前辈,左手指天。

  大门般粗细雷电光柱,居然被一拳轰没了,这大前辈真是猛人一个。

  越往下看越心惊,直到彻底麻木了。

  盗艹淫抱头蹲防,眼睛眯起,一闪一闪的容易坏眼睛。

  回去少不了做眼保健操,不过主人就是主人。

  自己挨得那一下,完全就是小屋见别墅。

  diediedie,这才是真男人该干的事,要是啥时候自己,也能正面抗雷就好了。

  白小杰摸摸光头,嗯,还是光头好,光头光头,下雨不愁,人有雨伞,我有光头。

  洗脸的时候,一把带过,省事不费力。

  威力越来越大了,这才有点意思。

  后面的雷电光柱,不再积蓄力量,上一道雷刚劈下来,下一道雷已经准备就绪了。

  花式雷劈,一枝独秀,二龙戏珠,三路并进……万雷齐发。

  这是憋了太多年,要一次发泄个够啊!

  西宁圣地门人弟子已经麻木了。

  西宁圣女许晴,睁大眼睛,怎么也想不到好几年前遇到的凡人,会肉身抗雷,而不身陨。

  西宁圣子胥伟,早就已经麻木了,当初的直觉并没有储存,只是被自己忽略了而已。

  洪景天低声诉说:“这雷劫,比上次威力大多了!”

  白起牌小狐狸白眼一翻:“根本不能比,好吗?”

  赵得柱惊了,感情大佬已经不是第一次干这事情了。

  盗艹淫看的滋滋有味,就差瓜子花生小板凳。

  白一龙向前盯着,此生得此,夫复何求。

  已经不知道扛雷多少下了,打火机电光增加。

  坐在地上任由雷鸣电闪,电击风吹。

  时不时还回来上一句:“你丫的是不是不行了?”

  自然惹来了威力加大版雷鸣电击,直到雷劫威力越来越小。

  电光柱拇指粗细,牙签粗细,头发丝粗细。

  直到逐渐消失,风起云涌,却没再憋出一个类。

  白小杰点点头,完美收工,一道屏风出现,掰着身上被雷电击糊的皮肤。

  鼻子猛吸一口,肉烧焦的糊味传入呼吸道。

  【叮~硬抗雷劫任务已完成,

  任务介绍:天上小可爱时常会脑子抽一下,最无辜的就是平民百姓了,硬抗雷劫,让天上的小可爱怀疑人生。

  结算奖励已经发放!

  经验值10000点!】

  白小杰看着升级的经验池,满意的点点头,非常有理由怀疑上次挨雷劈的经验值是不是被私吞了。

  【咦~人家怎么可能是那样子系统呢,用你的小脑袋瓜好好想想!】额~被发现了,打死他也不能承认。

  “真的,是这样?”

  【真的假不了,假的真不了。】

  “行吧。”

  【叮~世界那么大,带他们去看看任务完成,经验值已经发放。

  本任务核算经验值,5000】

  白小杰查看经验池,果然经验池变了。

  当前等级27

  经验池:

  5000/15000

  当前经验值5000,剩余所需升级经验值10000

  洗洗身上的污秽,别说皮肤越来越白了。

  不仅白,而且嫩,白里透红,与众不同。

  白小杰走到洪景天五人组这边,看着他们奇怪的姿势。

  好家伙,松鼠航的抱头蹲防扛雷姿势都学会了,不用问也知道,盗艹淫这个小瘪三干的好事。

  再一看,这家伙和丑八怪,早就消失没影了。

  白小杰开口:“你们三个怎么会来这里?”

  洪景天开口:“不知不觉走到了这里,马上就要离开了。”

  白小杰点点头,读万卷书,行万里路。

  付东流低下头,不知道怎么开口。

  只能假装看地上有什么,默默祈祷,千万不要注意到这里。

  赵得柱拱手示意,开口一句:“先生,姑姑可好?”

  白小杰点点头:“灵儿那丫头,好着呢。”

  赵得柱松了一口气,姑姑安好,自己也能放心远足了。

  白小杰张开手,小狐狸三下五除二跳到了怀里。

  摸一摸小狐狸的毛发,开口问道:“你还要继续跟着吗?”

  白起牌小狐狸点点头,还有好多地方没去,当然要继续行走。

  白小杰无奈,少了这么一只毛茸茸的小家伙,总感觉怀里缺点啥。

  和他们三个交谈完毕,白小杰这才看向西宁圣地一行人。

  贾贺“噗通”一声。

  贾意“噗通”一声。

  白小杰开口:“你们这是?”

  贾意开口:“先生,先前多有得罪。”

  白小杰开口:“不碍事,不碍事。你们起来吧,这样折煞我了。”为了经验值忍了。

  贾意开口:“先生不原谅,我们不敢起来!”

  白小杰特意换了一个位置,这帮圣地的弟子有一个算一个,都是磕头虫还是咋滴。

  捂着额头,无奈开口:“行了,行了原谅你们了。”

  贾意开口:“真的?”

  白小杰开口:“真的。”

  贾意开口:“真的?真的?”

  白小杰开口:“真的,真的!”

  贾意起身,其余圣地子弟也跟着起身。

  白小杰开口:“你们之前抓我,肯定是有事情求助吧?虽然方式不太好!”

  贾意冷汗直流,虽然大前辈脸上挂着笑容,但是总感觉这笑容越看越诡异。

  这话里话外都感觉不对劲儿,但还是如实说来:“东境发展稳定,我西域难免有嫉妒嫌疑,当得知这一切都是先生的功劳,又看先生毫无修为。

  所以想把先生请过来,请教一下发展策略,就是手段下作了一点。”

  白小杰翻个白眼,说得简单,这何止是下作呀,修真的都不是什么好鸟。

  怀璧其罪的道理,谁都懂,可真要经历一下,还真的够刺激的。

  要不是小爷洪福齐天,怕是冻死在深渊下面了。

  贾贺开口:“先生要是责罚,就责罚老朽吧。”

  白小杰开口:“那个,想问一下,你当初听到那么一大堆话,有什么感受?”

  贾贺回想起来,低下头整个人都在颤抖:“不瞒先生,当初听到一大堆罗里吧嗦的话语,起初没在意,但是这几句话,一直在脑海里回荡。

  整个人都不好了,当时就想掐死手上的你,就和心魔入侵一样。”

  白小杰点点头,怪不得,这家伙,当初使出那么大的力道。

  “说说吧,到底是什么问题。”

  付东流开口:“先生,你也看到了,西域情况不容乐观。”

  白小杰开口:“你说的是沙漠化严重这件事情吧?”

  付东流点头:“很久以前,这里也是绿意盎然,可随着时间流逝,这西域已经成了名副其实的西荒,尤其从一万年前开始,这种情况愈演愈烈。”

  白小杰开口:“这个问题想解决,其实也挺容易的,进行迁移。”

  付东流开口:“以前也想过,可并非一朝一夕就能办成的。”

  白小杰抬头看天,这沙漠化人为因素很少,多半是自然因素。

  湖泊河流干枯,导致水土流失,形成沙漠化区域。

  至于人为因素,那就需要调查了。

  而且这个地方,灵气稀薄。

  白小杰开口:“西域人口几何?”

  付东流看向贾意,毕竟作为太上长老,已经很久没有操心过这种事情了。

  贾意叹气一声:“一万年前,西域共十亿人口,如今不足一亿。”

  白小杰开口:“整个西域?”

  贾意点点头,这是今年统计出来的结果。

  这西域少说也有一个母星那么大,人口这么稀少,看来是适合生存的地方越来越小了。

  白小杰无能为力,如果是人为因素还能有办法,但是这并非人为的啊!

  给出的答案就是,迁移。

  付东流点头,圣地三殿数百宗门大迁徙,八千多万人口,总有立足之地。

  为今之计只有这样做了。

  白小杰开口:“好了,该干啥干啥去吧。”

  转身和洪景天他们来到西宁城,泥土做的城墙饱经风沙。

  付东流看着大前辈离开,开口吩咐:“就按先生说的,集体大迁徙吧,和东境那边交涉一下,就在先生附近找个地方重建宗门。”

  贾意点点头,虽然要远离故土,但这是无奈之举啊。

  来到西宁城,暗自感慨,什么叫土色土香,这就完美诠释了。

  【叮~只要人未亡,一些事还是可以原谅的任务完成。

  任务描述:虽然西宁圣地将宿猪绑了回来,但是情有可原。所以当然选择原谅他,并且忽悠他们离开故土。

  任务奖励经验值500已到账。】

  5500/15000

  当前经验值5500,升级所需经验值9500。

  听到脑海的提示声,并未搭理。

  这地方,倒是有客栈,就是围墙有点矮,还不到腰的位置。

  导致吃饭的时候,一口风沙一口饭。

  屋顶通透,晚上看星星都不用去外面了。

  躺在床板上,终于知道为什么是这种建筑风格了。

  若不是有微风吹拂,就这鬼天气还真难以睡着。

  可能洪景天他们感觉不出来,但是白小杰能明确感觉到,这里天气炎热。

  所以也就理解了,为什么本地居民肤色是古铜色。

  睡着的时候都能感觉到沙土,被呼吸带进了呼吸道。

  睡到一半,在屋子里搭起了帐篷,这才好一点。

  热是热了一点,但是心静自然凉啊。

  迷迷糊糊睡到自然醒,醒来的时候,居然人去楼空了。

  没想到刚到大中午,整座城都已经没人了,西宁的办事效率还真的是毋庸置疑。

  洪景天开口:“先生我们要出发了。”

  白小杰开口:“也不急着这一时半会儿的,吃完饭再走吧。”

  洪景天点点头,赵得柱眼神发光,自从吃了先生的饭,才知道原来吃饭也是一种享受。

  因地制宜,到了这个地方,自然要做馕包肉才有感觉。

  做了很多,让他们带着路上吃,这才一个人慢悠悠走在空无一人的街道上。

  出了城,按照日出东方,一路向东走,应该就能到目的地了。

  竟然没有向他们要一下地形图,反正坑货导航是不可信的。

  乘坐基地号悬浮车,一路前行。

  画面投影显示出来的情况,让白小杰从他人口中听到的西域,做出了对比。

  真实的西域,还真是名副其实的西荒,寸草不生,万里风沙。

  白小杰不由的将母星与这里的西域对比一下,还是母星的西域好一些。

  最起码母星西域,异域风情万种。

  这里的西域,说到底还是差了那么一点意思。因为位置在西方,所以才被称之为西域,名称相同,但不可混为一谈。

  有山无水,隔着很远才能,再次看到山,至于绿洲,一路走来,一丁点痕迹都没见到。

  水源极其稀少,前方风沙漫天,飞沙走石。

  基地车迅速钻进地下,风沙遮住了天色,致使分不清黑夜还是白天。

  沙尘暴持续中,本来想遁地而行,谁知道这里的岩石,居然拦住了基地车。

  前后左右下,五个方位都不能移动。

  成功被卡在了当间,基地车还有小部分漏在外面。

  白小杰不敢赌呀,虽然这基地车属于外星科技,但是大自然的力量多么骇人。

  万一狂沙卷动基地车,飞上天出了啥问题,那就得不偿失了。

  风卷云看着风沙漫天的景色,眼睛一动不动的看着。

  这是头顶所展示出来,风的力量,风之族族人远远赶不上。

  风之族力量略显温和,没有如此狂暴。

  白小杰开口:“风族长?风族长?”伸手推了一下。

  风卷云回过神来:“小哥,你叫我?”

  白小杰点头:“看你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叫醒你一下。”

  风卷云暗道好险,差一点就在狂暴风沙意境中出不来了。

  这风风的威力太大,吸引力太强了。

  要不是小哥,叫醒,恐怕就要同化了。

  风卷云开口:“也不知道沙尘暴,会持续多久?”

  白小杰开口:“越刮越猛,怕是没个三五天停不了了。”

  风卷云点点头。

  至于其他风之族族人,还都沉浸在终于出来的喜悦中。

  为了庆祝,还在高声阔论,封神演义的故事。

  往往一个族人提出问题,他们就能议论好多天。

  十个返回族内的族人,欢呼雀跃声自然少不了,听到众族人的议论,起初还不明白。

  直到有一族人,有样学样,学着白小杰模样,绘声绘色的讲述那抓闹太子的故事。

  不自觉被吸引,而议论的族人也在重新听一遍。

  白小杰点头,这小家伙还挺有说书的潜力。

  尤其这口技,真的学的是惟妙惟肖。

  说起这人,风卷云摇摇头,他也没发现,自家闺女居然还有这才艺。

  刚才看风沙一时半会儿停不下来,来到了原先放置千台光幕的地方。

  光幕已经全部被收了起来,这里成了风之族聚集的广场。

  风轻语眉飞色舞,唾沫横飞,将梦中看到的,根据自己的语言组织能力,编写出了整本故事。

  白小杰不由得点点头,这十万个为什么少女,各种声音都能模仿,就是这技巧还不到位。

  略显生疏,有时候还会卡顿那么一下子。

  并没有过去打扰,拉着风卷云逛了起来,这基地车,没有厨房,没有水和粮食的储备。

  不过想到是人造人,也就理解了,不吃不喝,但还是需要睡眠的,超负荷运转,容易卡顿。

  继续回到大首领室,画面中的场景绿意盎然,水流旁边植物,森林,巨大动物快速跑过。

  白小杰看着出现的场景,不由的想起学过的课文。

  奂山的山市,是淄川县有名的八景之一,但好几年也难得见到一次。

  有位名叫孙禹年的公子,同几位志同道合朋友在楼上饮酒,忽然看见奂山山头有一座孤零零塔耸立起来,高高地插入青天。大家面面相觑,惊疑不定,心想附近并没有这么个禅院。

  没过多久,又出现了几十座高大的宫殿,碧绿色的琉璃瓦,飞翘的殿檐,人们这才明白是出现山市。

  不到一会儿,只见一座高高低低的城墙,连绵不断有六七里长,竟然像一座城市。

  其中景物有像楼一样的,有像厅堂一样的,有像街巷一样的,一个个清晰地出现在眼前,多得可以用亿万来计算。忽然,一阵大风刮起,空气中的尘土之大,城市变得隐隐约约。

  接着,风停了,天空又变得晴朗起来,刚才的一切都消失了,只有一座高楼,直插云霄。

  这座楼每层有五间,门窗全都是大开着的;每一行有五处明亮的地方,透露出那是楼那边的天空。

  一层层地指着数,楼越高亮点越小,数到第八层,亮点才如星星一般大了;又往上数,就昏暗得看不分明,没法计算层次了。

  楼上的人往来匆匆,有靠着的,有站立的,形态各不一样。

  过了一会,楼渐渐低矮下来,可以看见楼顶了,慢慢地又像平常的高楼一样了,又渐渐地像座高房子,突然间又只像拳头那么大,像豆粒那么小,接着就什么也看不见了。

  又听说有起早赶路的人,看见山上有店铺集市人来人往,和人世间没有两样,所以又叫“鬼市”。

  关于描写海市蜃楼的,一篇志异文言文。

  与这外面的场景何其相似。

  树木很高,与其说是动物,用白小杰的眼光来看,这就是怪兽。

  哥斯拉那种的怪兽,不过长相比哥斯拉原始多了。

  高大粗壮的树木被一只怪兽的腿撞倒,长相酷似霸王龙,头顶一根粗壮的独角。

  快速跑过,只因为看见了猎物,毕竟好长时间没开张了。

  猎物是一只趴着的巨型仓鼠,前爪粗壮结实。

  两爪犹如钢刀,见独角霸王龙快速跑来,怡然不惧。

  反倒是有恃无恐,眼神闪过自信光芒。

  跑到一半,独角霸王龙反而犹豫了,以往见到的猎物向来都是跑的很快。

  这样才有捕猎的乐趣,可这个小家伙,为啥一动不动。

  白小杰看着这两个家伙,取出小零食。

  哥斯拉大战金刚,哥斯拉大战葫芦娃,看过电影,但霸王龙大战仓鼠,这还真是头一次见。

  风卷云不出一言,虽然不明白为什么好端端的沙尘暴,会变成绿意盎然的样子。

  但是不妨碍观看,两只巨型动物交战不是。

  白小杰操控探测悬浮卫星,拉远距离。

  现在才感觉到,独角霸王龙与巨型仓鼠的差别。

  独角霸王龙,身高百米,仓鼠矮了一头,五十米的身高还是有的。

  敌不动,我不动,二人居然你看我我看你,就等对方先动手。

  巨型仓鼠,露出牙齿,后腿支撑身体。

  两只前爪拱起,做出拱手状态。

  这巨鼠居然在卖萌,别说,还真的是挺萌的。

  独角霸王龙忍不了了,率先张开大口向下咬去。

  巨型仓鼠眼前一亮,跳跃飞起,直接趴在了霸王龙身上。

  两只前爪,犹如钢刀,直接插在了独角霸王龙后背。

  独角霸王龙吃痛,左右摇晃身体,最终只能是让自己后背伤势加重,流出绿色的血。

  独角霸王龙两只前爪,想要抓向后背,奈何前爪太短,抓不到。

  一狠心一跺脚,直接趴下,一个标准驴打滚。

  巨型仓鼠快速躲开,跳到一边,静静看着这一出驴打滚。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