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幻想言情 穿成女主的炮灰嫡姐

正文卷 第37章 偷盗

  “老二,你怎么也来了?”

  齐老夫人面色略有些不快地开口问。

  她派人叫的是莲姨娘,若是沈正平对莲姨娘关心至此,甚至连来寿锦堂就要跟着,齐老夫人更要尽快将人打发走。

  自古男子,只要痴迷于一人,必然会仕途不顺。

  沈正平虽然是庶子,可为了晋国公府的颜面,齐老夫人不会容许这种事情发生。

  沈正平躬身道:“听闻阿轩在此,孩儿特意前来探望。”

  齐老夫人松口气,“你有心了,坐吧。”

  沈正平在一旁落座,唯莲姨娘还这么呆站着。

  齐老夫人扫了她一眼,看向紫菀,“将人带上来。”

  很快,两名黑衣人被五花大绑的带了上来。

  莲姨娘脸上隐隐浮现出一抹紧张。

  “说吧。”

  齐老夫人语气淡淡的开口。

  两名黑衣人相视一眼,小心翼翼地扫视一周,才有一人缓缓开口。

  “是一位夫人吩咐我们绑架府上大公子,并且说是要我们五十两银子作为报酬,所以我们二人才……”

  “老夫人,我等只是混迹江湖混口饭吃罢了,从来不打算做伤天害理的事情,此番也从未欺负过大公子,甚至对他以礼相待,还请老夫人饶过我们。”

  沈正平神情一滞,为何这种事情会特意叫香莲来听着。

  该不会真的跟茶楼里遇到的人所说的一样,香莲偷拿府上的银子吧。

  甚至,还用这银子绑架阿轩?

  若真的是如此,他怕是也保不住香莲了。

  不知为何,沈正平心底却隐隐生出几分轻松。

  “吩咐你们的人是谁?”

  香莲的心都快要提到了嗓子眼。

  她,确实找了两个人绑沈奕轩,也确实承诺用五十两银子作为酬劳。

  这下要如何是好?

  不,不能慌,反正那些人没有见到她的容貌,空口无凭。

  “那位夫人戴着幂篱,我等并没有看清楚。”

  香莲偷偷松了口气。

  “不过,我等手上有那位夫人赏赐的银子。”

  香莲心中一跳,她从未给过二人银子,只用了积蓄中的一些细软,难道另有人指使?

  紫菀走过去,在那人怀里摸出一个钱袋出来,将里面的银子取出看了看。

  “确实是府上库房所出的银子无疑。”

  “看来还真的是我们府上的,”齐老夫人目光扫向香莲,“莲姨娘,你对此作何感想?”

  “定要严惩此人。”香莲不知道该如何作答,胡乱说了这么一句。

  齐老夫人点头表示赞同,又问地上的人。

  “你们还知道什么?”

  “我等只听那位夫人说,她的儿子好不容易认祖归宗,只要将大公子绑走,那么失踪数日之后,贵府定会考虑将爵位传给她的儿子。但她也不是什么心狠手辣之人,从未想过伤害大公子,便交代我们莫要为难大公子,只是绑人便可。”

  香莲交叠的双手紧紧握着,手心沁出了汗珠。

  她何时说过这样的话?

  虽然她心里真的是这么想的,可她根本没说过!

  齐老夫人目光如炬地看向香莲,“莲姨娘,你还有什么好说的?”

  香莲慌张不已,砰的一下跪倒地上。

  “老夫人明察,不是我做的!”

  只要一口咬定,就不能定了她的罪!

  沈正平的眼中闪过失望,他没想到香莲竟然会做出这样的事。

  他从小就是庶子,跟在大哥身后,却从未图谋过爵位,因为他知道,那个位置不属于他。

  老夫人教养于他,他便不能伤害老夫人的儿子,更不要说那人是他的兄长。

  如今,香莲竟然为了让自己的孩子得到爵位,不惜找人绑架大侄儿。

  他果然是看错了她。

  若是高氏,定不会做出这般行径的事情来。

  正想着,高氏便脚步匆匆地走了进来。

  “老夫人,儿媳有要事禀报。”

  齐老夫人道:“说吧。”

  高氏仿佛这才意识到屋里这么热闹,表情一滞。

  不过也来不及一一打招呼,就直奔正题。

  “今日儿媳盘点库房,才发现库房中少了五十两白银。儿媳管家不善,还请老夫人责罚。”

  说着,极为认真的叩了个头。

  齐老夫人看了一眼紫菀,紫菀瞬间意会,拿着钱袋走到高氏面前。

  “二夫人,您看这个是少的那些银子吗?”

  高氏将银子接过,看了一眼背面的字号,便笃定道:“没错,正是。”

  齐老夫人冷声道:“莲姨娘,你偷盗府中银钱,还有什么话好说!”

  香莲还未开口,高氏就连忙道:“老夫人,此事定是有什么误会。香莲妹妹心地善良,若非是什么要紧的事情,又怎么会偷盗府上财物?”

  沈正平对高氏更加赞许,都到这种时候,她竟然还在为香莲开脱,果然是识大体。

  齐老夫人道:“你就是太容易相信人了,哪有什么要紧事,不过是偷来银钱,找人绑架轩哥儿。”

  高氏一脸惊讶,“绑架轩哥儿的人是香莲妹妹?不可能不可能,还请老夫人明察。”

  “你先起来吧。”齐老夫人道。

  紫菀将高氏扶起,而后道:“二夫人先坐下歇歇,我这就带人去客房瞧瞧。五十两银子不是个小数目,若真的是莲姨娘所为,定会留下证据。”

  高氏连连点头,满脸急切道:“那你快去,早些还香莲妹妹清白。”

  紫菀快步退下。

  时间一点一滴过去,堂内静的针落可闻。

  紫菀带人前来,身后的两名丫鬟还举着托盘。

  “如何了?”老夫人问。

  “我在客房处找到剩下的四十两银子,以及两柄绿如意。”

  香莲慌了,忙道:“老夫人,我没有做过,定是有人陷害于我。”

  高氏也道:“对啊,香莲妹妹不可能做这样的事情。”

  齐老夫人冷冷一笑,“证据确凿,你还想抵赖?”

  紫菀问:“二夫人,这两柄绿如意是库房的吗?”

  高氏走过去看了一眼,犹犹豫豫,眼神中带着想要遮掩之意。

  “莫要遮掩,做了错事,总是要受罚的。事已至此,就将莲姨娘发卖了吧。”齐老夫人声音威严。

  香莲急了,跪在地上挪到沈正平脚边,拉着他的衣角,声泪俱下。

  “老爷,你帮帮我,我真的没有偷东西。”

  “那你就派人绑架阿轩?”

  香莲哭声一滞,不可思议地摇头。

  怎么会这样,不可能!

  “你真的是太令我失望了。”

  沈正平叹息。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