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其他 群星归位,开局签到死灵之书

正文卷 第九十四章:星之彩,恰如百年前的西伯利亚(二合一,大章加更!)

  这是一场灾难。

  如此巨量的修格斯足以跨越大洋,若是没人制止他们,这些修格斯将会吞噬所到之处的所有生命。

  到那时,地球将会变成这种怪物的巢穴,而其他生命都将化作食粮。

  这种事,无论是杰克还是乔治,都是不能接受的。

  失去了修格斯领主,这些潮水般的生物兵器就像是一盘散沙,它们失去了统筹的能力,无法再有选择的进化出对应的奇怪。

  只是很普通的对有机质的腐蚀性魔法。

  污秽的能量脉冲涌入修格斯海洋,瞬间大量的修格斯被杀死。

  它们似乎完全不知道躲避魔法,也不会自主的进化,侵蚀的能力入侵它们的肉体,它们依旧不知疲倦的朝前方涌去,将腐蚀的能量传递给其他修格斯。

  就这样,一次简单的施法远远胜过之前,有巴里统筹的修格斯们。

  可是,魔法再有效,修格斯们再蠢,也禁不住它们不要命的冲锋,以及那令杰克绝望的数量。

  朝贝加尔湖中倾倒硫酸,如果只是一卡车,那又有什么用呢?

  杰克双眼充血,他握住一管理性药剂就往自己脖子上扎去。

  强行压榨着体内的魔力,腐蚀的能量脉冲在他掌心成型。

  “给我,停下来!”

  伴随着一声怒吼,能量脉冲击中了黑色的海洋。

  一瞬间,无数修格斯死去,腐蚀的脉冲传递至整个海洋。

  然而魔力是有限的,当数百只修格斯死去化作无生的有机质。

  蔓延的海洋停了下来。

  它们终于发现了头顶这两个不停骚扰它们的人类。

  群体的趋向性让它们停下来脚步,无数修格斯向上蔓延,类似搭人梯的方式,一只表面流动的怪物拔地而起,短短几秒钟便来到了两人头顶上空。

  “你害怕吗?”

  乔治喘着粗气,他的魔力还足以他打开一道传送门,可他并没有这样做。

  地球上还有战斗能力的调查员此刻都在星空之上,如果他们跑了。

  地球就真的完了。

  “很高兴认识你,老头。”杰克松开领口衬衫的扣子。

  “如果你能活下去,记得去学校帮我像一个人带句话。”

  “谁?”

  “他叫布鲁斯,是史密斯教授的学生。”杰克抬起头。

  “你帮我告诉他,我战斗到了最后一刻。”

  吼——

  宛若高山雪崩,成群的修格斯如奔腾的雪花铺天盖地。

  这一刻,就在所有逃生路线即将被锁死的刹那。

  “走!”

  杰克一把推向身旁的乔治,但他的手却推空了。

  “哈哈哈,想留遗言自己去,你个老家伙一大把年纪了还扭扭捏捏的,我可不当你的传话筒!”

  一道光门在杰克身后打开,乔治的身影突然闪现在他跟前,反手推在杰克的肩膀上。

  “你这个老家伙,我还不知道你。那个布鲁斯是你的学生还是干儿子?从没见过你要给人留遗言的,快去找他吧!”

  杰克失去平衡,他从空中掉落,身体落入光门。

  最后一刻。

  他看见乔治含笑看着他,这一瞬,这个老家伙满是褶皱的脸出现了熟悉的光彩。

  那是一个青年手持圣枪的身影,他仿佛又回到了西伯利亚,那个风雪交加的小木屋内。

  “叔儿,好想再吃一次你的烤肉。”

  一只手拖住了他的后背,时间仿佛暂停,满天的修格斯停在了半空。

  他看着转身的乔治,面前出现了一张熟悉的青年面孔

  叔儿?

  杰克转念一想,叔儿现在应该还在太空准备应对外星人吧。

  怎么可能在这儿。

  果然是我的幻觉吗?

  “小杰克,是谁把你伤成这样的。”

  清朗的嗓音在杰克耳边响起,一只有力的臂膊揽住了他苍老的身躯。

  “叔儿?”

  时空传送门内,一个身穿黑色长风衣的青年缓缓走出,他单手揽住杰克的肩旁,气势磅礴,杀意将时间都彻底冻结。

  不,不是时间静止了。

  鼻腔还能呼吸,地面的修格斯们依旧在狂乱的涌动。

  是元素!

  方圆五公里内,所有的元素都被下达了静止的指令,包括无处不在的空气,将无数修格斯冻结在了里面。

  杰克愣愣地看着布鲁斯从光门内走出,他依旧是那一身百年都不曾变化的装扮。

  西伯利亚的雪与南极的冰同样寒冷。

  那年带着年幼的他击杀神灵的背影,在此刻重新出现。

  他依旧如百年前那般,时光无法在他身上留下痕迹,他挡在自己面前。

  这一瞬,杰克紧张的心绪落地。

  他知道,叔儿会解决一切的。

  “叔儿我就知道。”杰克面颊红润,他仿佛回到了百年前的小木屋内。

  “我知道,即便跨越时空,你依旧会出现在我的身前。”

  乔治说不出来话了,眼前的青年彻底颠覆了他的认知。

  元素在他面前如卑微的臣子,只是一个眼神便让它们冻结形成时空冻结的现象。

  “就是你们打伤了我的小杰克吗?”

  布鲁斯缓缓上前,千米高空他却如履平地,风元素卑微地弯下身子,任由布鲁斯踏上他们的背脊。

  “不说话,我就当你们默认了。”

  被冻结在空中的修格斯们无言以对,他们甚至连一个细胞都动不了。

  “小杰克,你想怎么处置他们?”布鲁斯将选择的权利交给了杰克。

  此刻,他就是一个帮自家孩子讨回场子的恶霸家长。

  “叔儿,它们是古老者的生物兵器,不能让它们离开。”

  “好。”

  布鲁斯缓缓点头,他扭过头去,朗基努斯之枪在他手中出现。

  “杰克看清楚了。”

  布鲁斯抬起手中的长枪,光辉在前端凝聚,最后化作一枚纯粹由光凝聚的刺眼枪头。

  “这是,人类文明的秩序之光。”

  他扬起臂膊,整个人像是一把长弓般拉伸,朗基努斯之枪在他手中愈发耀眼,枪头璀璨的秩序之光将整把长枪笼罩在了光明之内。

  乔治望着举起长枪的布鲁斯,一个前校长道格曾告诉他的名号出现在脑中。

  “你是奥丁!”他失声喊道。

  他就是那个出现在通古斯畔的奥丁!

  历史的只言片语,时光抹杀后留下的阴霾。

  岁月都为之隐没的过往此刻居然在他面前再现。

  “我……见证了历史?”

  下一刻。

  光辉在布鲁斯手中迸发,元素的锁定被他解除,迷惘的修格斯们被光辉穿透,一直蔓延到整个南极地下的洞窟尽头。

  仿佛阳光穿过了黑夜,百分之百旧日之躯加上残缺的位格碎片,以及梅林所赠与的不完整旧日位格。

  这一刻,在布鲁斯面前,没有所谓的人海战术。

  仅仅只是古老者的生物兵器,作为仆从种族的修格斯在布鲁斯眼中,就是一群蚂蚁。

  贯穿一切的圣枪,光辉在修格斯群中炸开。

  微光化作无数细密的光线,所到一处,被照射到的修格斯统统化作灰烬,它们甚至连削弱朗基努斯之枪都做不到。

  足以填满数个贝加尔湖的修格斯,在布鲁斯的枪下尽数化作尘埃。

  终于,修格斯也感受到了恐惧,它们拼命地钻开冻土,岩壁,冰层,想要投身进入无垠的大海躲避审判的裁决。

  “逃?”

  布鲁斯抬起右手。

  “伤了我的小杰克你们还想逃?”

  “禁锢!”

  元素再一次冻结了,相比于之前的方位更加庞大,所有修格斯被冻结的元素束缚,凝固在了原地。

  只能眼睁睁看着光辉扫过自己的身躯,随即烟消云散。

  乔治望着布鲁斯的背影,他张大了嘴巴。

  他又想起了那天自己即将接任校长,道格先生给他说的话。

  “乔治,我需要你记住一个代号。”

  “奥丁,记住他,你不要问我为什么,这是梅林大师的交代,有些事被我们遗忘了,失落子在了历史的阴霾内。都快50年了,通古斯的往事我依旧记忆犹新,唯独这个名字,我应该在哪儿看见过他。”

  乔治还记得,自己当初问了道格先生一个问题。

  “先生,为什么我们要记住这个代号,他有什么特殊的含义吗?”

  “梅林大师生前告诉我,要我们记住他,因为在我们绝望的时候,他会带着永恒的胜利之枪,投出必胜的裁决。”

  乔治看着布鲁斯的背影,他依旧保持着抛投姿势,光辉从他的手臂一路向前延伸。

  黑色的永夜被光明驱散,修格斯成片死去。

  这就是,永恒的胜利之枪吗?

  他和杰克并肩站立,看着后者苍老的眼神中,竟然充斥着狂热的崇拜。

  “老家伙,你以前告诉我的,在西伯利亚救下你的人就是他?”

  “嗯,是叔儿救下的我,他还是和以前一样,在最后的关头会带着圣枪,把胜利从对方的怀里生生夺来。”

  “你可真是幸运啊。”乔治叹了口气。“带着永恒胜利之枪的奥丁,居然因为你跨越了时空,出现在100多年的现在。”

  “现在?”杰克微微一愣,他没明白乔治这句话的意思。

  这时,光辉隐没,杰克和乔治的视野恢复了正常。

  此刻那里还有什么修格斯,冰原上的黑色流体彻底蒸发了,只留下刚才塌陷的巨大肯定,极寒的气流吹拂在二人脸颊,像是刀子般割得皮肤生疼。

  布鲁斯转过身,看向乔治和杰克。

  “小杰克,叔儿给你报仇了。”两人一个年轻,一个苍老,可这看似颠倒的辈分却没让乔治感受到半分违和。

  他看着手持朗基努斯之枪的布鲁斯,枪头的辉光尚未褪去,被他握在手上,仿佛他真是从神话传说中走出奥丁。

  不,他不是奥丁!

  奥丁无法阻止诸神黄昏的降临,但面前青年手中的永恒胜利之枪,却可以阻止人类的败亡。

  一百多年了,这个藏在历史阴霾中的人再次出现,投出了那柄象征着胜利的永恒之枪。

  “杰克,你们先离开这儿。”布鲁斯一挥手,一扇时空传送门在两人面前打开。

  “叔儿,你知道……”

  “我知道。”布鲁斯抬手打断了两人。

  “我知道你们想说什么,银河系外的那艘舰队是古老者的。”

  在击杀所有修格斯后,布鲁斯从他们的精神碎片中提取了部分记忆,让他明白了事情的所有缘由。

  “你们待在这里不安全。”

  就在这时,微弱的七彩光辉出现在黝黑的地底,杰克眨了眨,他有些迷惑仿佛自己看到了夜晚的星空。

  淡淡的臭氧气味莫名出现,一股极其强烈的危机感让他们两个皮肤紧闭,像是被天敌所盯上。

  “感觉到了吗?”布鲁斯揽住杰克的肩旁将他推向光门。

  “有大家伙要出来了,你们两个先离开。”

  “叔儿!那是什么?”杰克在进入传送门的前一秒喊道。

  “那是比外星人还棘手的东西。”

  传送门关闭,空无一物的地底,只留下布鲁斯一人。

  他倒提着长枪,望着地底。

  随着冰面解冻,臭氧的气味变得浓郁起来,仿佛是群星间闪烁的光芒被封在地底,绚丽的宛若夜空。

  布鲁斯已经知道了所发生的一切,星空外的舰队是一支并未降临地球的古老者。

  地球上的古老者早在几千年前就被巴里率领修格斯们屠戮一空,巴里剖开了古老者的头颅,引导着修格斯们进化,最终逐步学会了古老者遗留下来的科技。

  但是30年前,他们误触了一台信号发射器,朝星空发射了古老者们数万年前,设置的求救信号。

  这才引来了古老者们的舰队。

  杰克的进入是场意外,学校找到了修格斯们伪装的疯狂山脉,巴里必须杀死杰克,在他看来,修格斯们还不具备灭亡人类的能力。

  而为了对抗古老者,巴里做了双重准备。

  这才有了布鲁斯灭亡的修格斯海洋,这样庞大没有意识的生物兵器,是巴里专门用来解冻和封存的手段。

  他要在古老者们降临后,给他们一个大礼。

  塌陷的板块坑洞底部,那绚丽的群星色彩终于出现了。

  随着修格斯海洋被布鲁斯灭杀,祂从无尽的冰封中醒来。

  坑底喷出磷光,这是一种厄运降临的错觉,璀璨的色彩已远超人类的意识所能构想的任何景象。

  布鲁斯双眼化作无数光辉球体,世界在一切在他眼中露出了真容。

  这种色彩不再只是闪闪发光,而是自坑底喷涌而出。

  当这股由无法辨认的色彩组成的无形洪流离开地底之时,祂仿佛极光般流向天际,最后在这冰寒的洞窟内。

  形成一团群星的色彩。

  成年的上位独立种族,来自群星的色彩。

  星之彩,复苏。

  ……

  “报告舰长,离编号117864行星还有40光年。”

  “前方一光年外,发现一颗生命星球,据观察,该星球已经诞生低等生命,请求指示。”

  “有遗迹吗?”

  “该星球并没有发现史前文明的迹象,有99.998%的可能性,该星球的生命从未信奉过任何伟大存在。”

  “按照流程处理。”

  “是舰长!”

  一颗湛蓝的星球在星空中沉浮,海洋内,类似蓝藻的单细胞生物正吞吐着氧气。

  它们已经存在了几千万年,生命的萌芽即将开始爆发。

  它们应该有着光明的未来。

  就在这时,头顶的太阳突然黯淡。

  不,不是黯淡,是天空中出现了一束比太阳更耀阳的光亮。

  只是,它离得太近了。

  剧烈的强光降落在星球表面,刹那间所到之处大地变成结晶状的外壳。

  所有生命瞬间灰飞烟灭。

  一束战舰炮口微微熄灭,赤红的流光消失在宇宙中。

  只在原地留下一颗化作矿产的行星。

  “报告舰长,行星矿化已完成,是否进行开采?”

  “批准。”

  7017k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